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lurr的博客

幸福总是充满缺陷~

 
 
 

日志

 
 

Mart  

2010-05-21 20:41:23|  分类: 顿悟&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纪念这个忧郁的老外。

Mart只见了一面,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那时候崇明的天气微冷,场长还是姚场长,司机还是祖国。本来是9点约见在光大会展中心,但他迟迟未来,只好电他,讲好后过了十分钟他还未出现,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我在电话里表错了地方,他是否理解“big gate”是我面前的大转门。于是打给他的另一个号码,一个娇嗲的女生接通说,“我们马上就到,我手里拿着黄色风衣”。

一分钟后,他们从远处走来。后来才知道,他们没有住在光大,而是在这附近一处较为便宜的旅馆里。Mart40岁的样子,电话里那个娇嗲的女生实际上是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上海女子,穿着一件古典花纹的红上衣,笑起来声音很响,她臂弯里的黄色风衣竟成了我后来怎么也擦不掉的记忆路标——每当看到地里的黄色油菜花,就想到这热恋的一对。

Mart是被我们作为外国专家邀请给农民做演讲的,他说他是彩马育种者,作为某澳洲大企业的顾问指导了很多贫穷国家的农民通过彩马致富。他向我展示了很多照片,后来为了进行ppt演讲,他还慷慨地拷贝给我很多照片,有六初花、彩马和朱顶红。更后来我在单位的年历制作里,还用上了。要谢谢他。他有一双碧绿的眼睛,沉默的时候更显忧郁。只要我一说话,他就从位子上迅速而谦和地前倾,仔细听我说话,而我则因为听力不大好,除了拘谨地表达自己想说的话之外,对他图文并茂的介绍仅仅处于猜测的水平。

见面的前一天,领导笑谈Mart已经离婚了,有一对女儿。荷兰的家里本来有些地,后来也卖了,所以现在跑出来给外国公司打工。大凡跑出来闯世界的欧美人士,大都是在国内混不下去的,这个观点于我是如此根深蒂固,所以对他更是防范有加。但是那一天的农民培训里,他并没有推销什么,只是讲了讲见闻,事后我也暗笑自己小题大做。

所以,Mart与上海女子的关系显而易见。用膝盖想都知道是在bar里结识的露水夫妻。但是他们很快乐,她挎着Mart的手臂,吃个鱼肉也要弹一下他的脸,我们一桌子人皆惊而不语,默默垂头。

后来我就没再见过他,但是通过很重要的邮件知道了他的商业往来途径。他的算盘对我们单位来讲是太奢侈的尝试,我后来经常气愤他低估了发展中国家人类的智商。我们否定了他的合作协议,听说他当时挥袖而去。

再后来,我通过另外一位外国友人的邮件得知,Mart回到荷兰了,正在找工作,“以养家”。

最后的事情很突然,突然到我连说了几个“不可能”。在一天午饭的路上,领导说,Mart自杀了。原因是“他糟糕的家庭”。我虽然对他印象不佳,经常说他是“国际大骗子”,但没想到他会决然地去到另一个世界。我想了很多,但是有一种莫名的压力,使我不敢去想为什么。是不是当时我们若同意了他的商业计划,他就不会失业,不会离开中国,也就不必再面对他糟糕的家庭,也就不会自我了断?我和领导叹了几口气,便说不下去了。

没想到,首次的见面也是最后的会晤,仅此一面,永不再见。愿他在天堂一切都好,不必像在人间活得如此艰辛、如此漂泊.

Mart - ablurr -  ablurr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