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lurr的博客

幸福总是充满缺陷~

 
 
 

日志

 
 

Just be myself, may I?  

2009-04-11 10:03:05|  分类: 顿悟&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早起来地上是湿的,天气预报终于准了一次,久旱的京城果真下雨了。打开阳台门,扑面而来的是尘土受到压抑和拍打微微飘浮的腥味。这样的天总有无数种选择,打伞或不打,骑车或不骑,穿裙或穿裤,戴帽或不戴,涂防晒或不涂,甚至起床或不起……我恨选择,能不能别无选择,牵着我,向前走,多烂都行。

        昨日的面试,不可谓不成功。但我的观点是中庸的、不痛不痒的、明哲保身的。我开始深深怀念那个锋芒毕露尖锐刻薄的我,初生牛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多虎的话都讲得出来,我因此成为那个23岁的我。没变的是,骨子里仍然是理想主义者,非主流的工作总是深深吸引着我,凭兴趣做事可能只有一个好处,就是爽了、不会后悔。人以群分,理想主义者总是只能跟理想主义者惺惺相惜,所以某些单位的气场总是那么的别致,对自身的现状也总能自圆其说,要么你水土不服最终逃逸或被挤出,要么你身心舒畅自我同化彼此和谐。主编说:“要么左要么右,又想做男人又想做女人,没门!”我深以为然,并似乎为自己在恋爱上的极端找到了可靠依据。

        对一些人来说,我突然有了新的改变。其实并不新,关心我的人早早就看出了蛛丝马迹,尽管我曾因尚未决定而一再否认。朋友们在这事上拿我没办法懒得理我,就像原单位老领导们在我潜水这件事上拿我没办法懒得理我,就像我也拿我自己没办法懒的理自己。这本来就是个混沌的时期,我突然明白为何每年六七月都有几个想不开的从理学楼上不拴绳子玩蹦极或者把大石头绑腰上去未名湖练潜泳。老子还不至于吧,苦笑着看看桌子上厚厚的一叠机票根,未来仿佛因为多了这些深深的牵挂而变得伸手可及。

        我左摇右摆着,试图在并不多的机会里选择最优。是成为那个理想主义的我,还是俗不可耐地向现实低头?是成为一个勇担重担的铁姑娘,还是自私而坚定地想我所想做我所做?我是否该因为爱一个人就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事实上,我的内心强烈排挤着我不愿做的事情,我仍然是那个包容域极窄的我,这是因为我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是固步自封?我努力地接受并适应那些新领域,可并不成功。王小波说,人都有自己的本质,放在合适的地方就大放异彩。可也有一种非常popular的观点,有才能的人干什么都成。有一天,我若成为了普适性极强的人,是否就不成为我了。近日有位故交开始疏远我,因为我逐渐失去了最可宝贵的“主见”。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对不起,朋友,我身不由己。

        文潇老师默默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她知道这是一个热恋中的女生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她不褒奖也不贬损,但我知道,她对我深深忧虑。忧虑不是来自我的低能,而是我一贯的投入和认真。她对我的现状并不惊讶,我这种人,什么事干不出来呢!事实很多想法上,我比她不俗得多。比方说,婚姻是什么?不该是因为两个人有了男女朋友关系,也不是相处到了一定时间一定年纪就必须、不得不考虑的事情,而是我信任这个人愿意跟他(他也愿意跟我)好好过日子。理想主义者因此活该得不到幸福。好在我没她那么淡定,我无法处之泰然,我会怒!

        我讨厌不理解、讨厌猜疑、讨厌轻视……但我无时无刻不在面对着这些!不想了,写论文去。还没到过不下去的程度!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