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lurr的博客

幸福总是充满缺陷~

 
 
 

日志

 
 

第四支烟——那个突然热起来的天  

2008-05-29 02:27:30|  分类: 麻辣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开始抽烟了,虽然日子越来越潮湿,烟很难保存了。但要找到你,总要克服些困难的。比起在家园的废墟里寻找亲人,这一切要容易得多!

宝贝儿,正如沙地柏和铺地柏在幼年时期,是分辨不出来的——有一些情绪,在初始阶段,也是分辨不清的。很多东西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的对立,比如男女、左右、老幼,它们其实都只是同一样东西的不同存在样式。爱恨也是一样,相爱是因为爱,相恨亦同样因为爱。

那天你不经意地说,嗨,来讲讲那个突然热起来的天气。我就像个突然接到命令的小卒,一直以来卑微而小心翼翼地准备着,得令后便血脉喷张浑身筛糠紧张过度。好吧,既然过往的一切都没我想象中糟糕,也许,我可以试着讲讲,我从未妄想成功,只企望不要失败,任何事情!

那个突然热起来的天,是这样的:那天中午我起来的时候,老天在空气里撒了很多面粉,雾蒙蒙地,只看得见10米以内的东西。一些潮湿的水滴被它们的命运困住、不得下放,于是整个天空变成一锅乱浑浑的饺子汤。我站在15楼的天台上,暴露在空气中,又像被裹在蒸笼里。14楼的女孩又开始撕心裂肺地哭,混着一些凄厉的咒骂,穿透这一锅汤,显而易见她遇到了些生离死别的问题,都是过程吧;打扫卫生的阿姨提着桶擦栏杆,与我交换一个熟悉的笑容,她知道有人的一天是从中午开始的,她说真热啊说热就热起来了;有大把的电线横在视野之内,空间被莫名地切割;看不见街面上的景色,这是个完全混沌的世界。

我披着棉服,站在那里刷了一个小时的牙。于是我感冒了,热伤风,只要一说话就跑调,鼻子堵了不能呼吸。我想你不在,我可不能死。于是我出来找你,点烟。月季花爬满了分车道的栏杆,粉色最美,有些花朵压得枝条几乎要垂到地面上了。偶尔有风,真是令人窒息的一天。可是,你也只是淡淡地说,嗨,来讲讲那个突然热起来的天气。事情就是这样的,让我怎么收场?宝贝儿,不如来一首诗吧:

Every blade of grass sings poetry to God

Without ulterior motives or alien thoughts—

Without consideration of reward.

How good and lovely it is then,

When one is able to hear this song of the grasses.

It is therefore a precious thing

To conduct oneself with piety                    

When strolling among them.

草儿为上帝唱起赞美诗

动机端正举止合礼不求回报

若有人听见草草的歌

那是多么美妙多么欢愉

漫步其中你就会感到

虔诚立身是多么可贵

——摘自Jim Nollman's <why we garden>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