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lurr的博客

幸福总是充满缺陷~

 
 
 

日志

 
 

鬼门关前又走一遭  

2008-04-08 23:36:05|  分类: 顿悟&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队例会前十五分钟,图书馆里,忽然间,它又来了。我知道我无法按时到会了。

是命运的召唤么?好吧,我又有什么办法!安静地关电脑,在能看见的最后一秒摸到一把椅子坐下,静静地把头窝在臂弯里,咬紧牙关,暗示自己保持清醒……很快头部的血液走失,双臂发麻,疼痛,听见自己关节扯磨的声音,冷,不可控地发抖,全身渐渐失去知觉——很轻,因为无处扎根,很重,因为呼吸都是负担。不知过了多久,努力动了一下手指,有麻木感。我知道,过去了!大汗淋漓,手掌青黑。

惨白着一张脸走出期刊室的时候,时钟显示,这整个过程不过20分钟。20分钟,足可以死人了。但还算幸运,这一次还是重见天日了,尽管披着一身浓重的尘雾。我突然有些害怕,若这一次真死了,定是魂魄不散的,还有太多的事没有交待。

面对这种事,我倒是越来越平静了。万一有那一天,安安静静,不会再有人看到,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等待的日子。这么久以来,我学会了只处理能处理的事情,不能处理的就堆在一边。看很多事情,我既不会自卑又不会冲动,我免疫了我!能做的毕竟是少的,所以要不问因果地埋头去做,因此,才会在一周之内精读5篇英文文献,连续熬3个通宵,只是为了得到导师“非常好,效率高,功底不错”的评价。差点赔上性命,呵呵。

能活过来到底还是有些触动的,于是头脑里浮现出几件事:

1.几年前,姥姥在赴加迎接我的小弟弟Richard出生前整理家里大大小小的箱子,其实现在想来,她的心里大抵是没谱的,因为她没坐过飞机,不会说英语,她那时整理箱子的复杂心情,我现在倒是可以想见的。她在国外期间,箱子没有人动过。回来后,我要新床单,箱子又由姥姥亲手打开了,随着箱盖揭开,一张纸片飞出,姥姥的字体赫然入目,内容大抵如下:亲爱的老萍子,姥姥没有金银财宝,一辈子攒了一堆破布留给你……我的眼眶刹那湿润了。那是一整箱子的新布料,很多花色都已过时,在这个时装遍地的年代,谁还需要布料呢!但,那是姥姥那个年代对嫁妆的价值观。今年过年,她已经不能再陪我逛街了。

2.我从来都认为姥姥、姥爷的结合是天下最不合适的,双鱼男与处女女,打了一辈子。可惜我见到姥姥时,她已是老年,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要是能在年轻的时候认识她,必然劝她离婚的。可是,经过了一些事,我现在不这样想了。(1)在高中的时候,有天早晨姥姥昏倒在地,姥爷从厨房跑过去,我意识到的时候跑去看见:她倚在他臂弯里,他的手紧紧握着她的。我转身出门的刹那,就哭了。那个早晨的景象逆着光,温暖着我。(2)这次回家过年,姥爷在医院里,我去给他送饭,他叮嘱我:“你姥姥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的,我这是小病,不用担心,她跟以前不一样了,回家要好好照顾她。”我心头一酸!什么是爱情?我不懂。

这个世界很奇怪,它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拿走我最重要的东西,想要的永远得不到;但它却赏赐给我另外一些奢侈品,好像作为补偿一样。我哭笑不得。不过都已不重要了,经历了这无人知晓的20分钟后,许多事情也该可以开始有所准备了!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